明清女性文学的兴盛主要有哪些表现特征

  明清两代由于经济繁荣、文化发展社相稳定现许文世家男性首提倡指导形该家庭代或数代性文群体家祖孙、母、婆媳、姊妹、姑嫂、妯娌均系诗、词、文家种现象明清两代江南(主要指江浙两省)尤见往往门风雅作家辈著名自要属明末清初吴江叶氏午梦堂门珠联相映辉叶绍袁妻沈宜修(1590-1635)字宛君著名曲家沈璟犹工诗词吴江性诗坛坚物著诗集《鹂吹》沈家本吴江望族与同邑文士叶绍袁(1589-1648)结婚五八男均文采著名诗论家叶燮(1627-1703)第六叶纨纨(1610-1632)、叶纨(1613-1657)、三叶鸾(1616-1632)、五叶繁、三媳沈宪英性均工诗词并著诗集由叶绍袁编《午梦堂集》流芳世其尤纨、鸾姊妹文名纨诗词清丽秀美且位剧作家(详)鸾更姊妹佼佼者陈廷焯称其词笔哀艳减朱素真求诸明代作者尤易觏(注:陈廷焯《白雨斋词》卷三见《白雨斋词足本校注》齐鲁书社1983版第240页)桐城氏(孟式、维仪、维则姊妹、弟媳吴令仪及其姊吴令则等)杭州许氏(许宗彦妻梁德绳及其许云林、云姜)吴江计氏(计嘉禾妻金兑、金兑母杨珊珊、金兑弟媳丁阮芝、沈清涵、宋静仪、金兑计捷庆、趋庭、鸾、侄瑞英、同族计七襄、计埰、计珠容)仪征阮氏(阮元妻孔璐华、妾刘文、谢雪、唐庆云、阮安、媳刘蘩荣、媳许云姜、孙阮恩滦等)太仓毕氏(毕沅母张藻、妹毕汾、毕慧、侧室周月尊、张绚霄)武进张氏(张琦英、珊英、纶英、纨英王采苹)闽南郑氏(郑荔乡九除九冰纨早亡、五庚考外其余七:镜蓉、云荫、青苹、金銮、咏谢、玉筼、风调均诗集)贵州金筑许氏(许芝仙、其妹遇贞、淑贞、梦贞、侄芳欣、芳晓、芳盈、芳素)再阳湖恽氏、阳湖庄氏均门风雅诗、词、文家种家庭文化繁荣既其经济素社素更根基于文氛围即诗礼邦、书香门第文化传统及重视教育特别家庭教育性熏陶所切便形明(万历)清两代才辈、性文发达繁盛局面

  明清性文家由于接受良家庭教育加性自强意识觉醒刻苦习操持家务余全身投入艺术与文创作除诗词外创作各类体裁文作品并取定

  明清前性书写文体形式看比较单调文品种限诗词文赋没其文形式明清性现散曲作家、戏剧作家、弹词作家说家

  散曲金元代北新兴种文形式至元达熟阶段元代性写散曲乐妓闺秀写散曲者约始于明代著名明代文家杨慎妻黄夫、沈端惠、徐媛等至清代则吴绡、顾贞立、孙云凤、吴逸香、玉坤、朱恕等著名吴藻(1799-1862)

  杂剧虽盛行于元元代性并未写戏剧第位写杂剧性应明代马守线)写《三传》传奇(注:剧已全现存者两即《玉簪赠别》《习歌舞》见明胡文焕编《群音类选》华书局1980影印本)剧写王魁故事现存剧本完整应明代叶纨写《鸳鸯梦》杂剧叶纨(1613-1657)字惠绸文气氛十浓厚书香家父亲叶绍袁工诗文词母亲沈宜修文家著名曲家沈璟侄通音律纨事戏曲创作定影响纨姊妹均工诗词门风雅俱文采(见前)红颜薄命纨姐姐纨纨、妹妹鸾均早逝母亲世纨怀念亡母及姊妹亲情写杂剧《鸳鸯梦》文史保存性写第完整剧本值珍视

  纨性写戏剧些明代梁玉《合元记》、梁孟昭《相思砚》些戏曲今已看明末清初阮丽珍位戏曲创作贡献作家传诵《燕笺》由执笔撰写、由其父阮铖修改另外写《梦虎缘》、《鸾帕血》等剧文本已失传

  清代性写戏剧据关史料记载近20(注:清代剧作家除文提外尚李怀(著《双鱼谱》)、李静芳(《丹晶串》)、曹鉴冰(《瑶台宴》)、孔继瑛(《鸳鸯佩》)、宋凌云(《瑶池宴》)、许燕珍(《保贞蓑》、《红绡咏》)、姜玉洁(《鉴》)、姚氏(朱凤森妻《才福》)惜剧作已佚)数剧作均已失传真留作品约要算苏州张蘩《双叩阍》、西安王筠《繁华梦》《全福记》、安徽歙县何佩珠《梨花梦》、新安吴兰征《绛蘅秋》、杭州吴藻《乔影》、东海刘清韵《蓬莱传奇》十种

  除戏剧外明清性文家写弹词弹词种文体创作主体接受主体系性今流传名作《雨花》(陶贞怀撰)、《再缘》(陈端撰、梁德绳续)、《玉钏缘》(名氏母二撰)、《笔花》(邱撰)、《玉连环》(朱素仙撰)、《凤双飞》(程蕙英撰)、《梦影缘》(郑贞华撰)、《精忠传弹词》(周颖芳撰)其作者均系性

  清代性始尝试写说说古代本经传、背于儒术、登雅堂街谈巷议鲁迅先说:说向算文(注:《〈草鞋脚〉引》《鲁迅全集》第6卷民文版社1981版第20页)封建统治阶级向看作邪宗(注:《徐懋庸作〈打杂集〉序》《鲁迅全集》第6卷第291页)说取材于民间层文视妖妄荧听、猥鄙荒诞更进诋毁诲淫诲盗总古代与传统诗词文赋相比说视低级文类明古代文士能认同性写诗词温柔敦厚诗教与教近赞性写说比《再缘》前十七卷作者陈端其祖父陈句山清代点名气文家赞同写诗反性写弹词说种文化环境性少敢写说严格说1840(道光二十)前性写说相传清代诗、者汪端(1793-1839)曾写说《元明佚史》我至今仍怀疑书否写完或版搜罗完备《历代妇著作考》未提及书我怀疑提供佐证

  清代第写说性满洲词西林春(即顾太清)晚曾撰《红楼梦影》署名云槎外史说24写于咸同间光绪三(1877)版所前述古代文士赞同性写说性写第部说版异于攻入男性堡垒冒险(注:科拉·卡普兰《〈奥罗拉·利〉与其诗》见玛丽·伊格尔顿编《权主义文理论》湖南文艺版社1989版第202页)致著作权问题产怀疑顾太清写《红楼梦影》确历史事实(注:《红楼梦影》顾太清著曾怀疑确事实顾太清《游阁诗集》卷七《哭湘佩三妹》五绝句其二自注云:余偶续《红楼梦》数名曰《红楼梦影》湘佩序待脱稿即索看尝责余性懒戏谓曰:‘姊近七十速书恐能其功矣’按《红楼梦影》刊于光绪三丁丑(1877)自注提序即该书版书前序序文末云:咸丰十岁辛酉七月望西湖饮撰咸丰十1861西湖散杭州诗沈善宝别署沈善宝卒于1862夏历六月十该序写于前《红楼梦影》尚未写完约怕死难料故先书写序点顾诗自注已说明由顾诗、沈序证《红楼梦影》确系顾太清著)稍陈义臣《谪仙楼》、杭州王妙(约1877-1903)《狱花》绩溪邵振华《侠义佳》些说均系章体文史第性说家群现20世纪第二十已清末民初事(于另文论述)

  明清性文并未局限于文创作介入文评论除性自撰诗、词、诗文序跋外(详)值关注侧面即明清性戏剧评论性文史具创意义)

  目前所知明清性参加戏剧评论约50余其著名文家汪端、张襄、王端淑、王筠、张藻、林宁、关瑛、归懋仪、吴藻、许延礽、席慧文等评论群体员构看表明明清知识性戏剧种艺术形式已较强参与意识

  整戏剧评论尤让关注性作家剧作吴藻《乔影》、何pèi@⑤珠《梨花梦》、王筠《繁华梦》三剧十位性其题词抒写观剧想肯定剧作功赞美作者才华表现批评主体极热情

  明清性戏剧评论整体看水平太高理论色彩较同代男性评论差仍自特点剧作性形象命运特别关注表达性幸遭遇同情男尊卑、两性平等愤慨借剧物赞颂性聪慧、才智远抱负扬眉吐气二明清性戏剧评论重主要阐发剧作思想意蕴数借题发挥借酒杯浇自块垒三重轻文兴奋点主要凝固剧物形象所发表意见悟性理性析较少于戏剧艺术(文)几论述重情轻文理约明清性戏剧批评特色抑或缺陷(注:参见华玮《性别与戏曲批评》台湾研院《文哲研究集刊》第九期(19969月))

  由叙述看明清性作家于诗、词、文、赋、散曲、戏剧、弹词、说及文评论种文体裁均功尝试写作文体完备仅显示明清知识性面才华且标志着明清性文已进入熟阶段

  性闺内吟咏走向闺外结社性文创作由体走向群体重要步标志着古代性创作进入新阶段政治文化渊源考察明代结社风气原本浓厚谢桢先说:结社件事明末已风气文文社诗诗社普遍江、浙、福建、广东、江西、山东、河北各省风行百数十江南北结社风气犹春潮怒应运勃兴候读书要立社士要结起诗酒文社提倡风雅事吟咏(注:谢桢《明清际党社运考》辽宁教育版社1998版第7页)明清两代诗社、文社诗社明代著名桐城名媛诗社该诗社维仪、姊孟式、妹维则骨干及维仪弟媳吴令仪、吴令则姊妹围绕周围尚其亲友眷属降至清代性诗社更著名蕉园诗社(钱塘顾琼发起骨干柴静仪、朱柔则、钱凤纶、林宁、徐灿五号称蕉园五)、清溪吟社(由吴江张允滋联合诸诗诗社员号称吴十即张允滋、张芬、席蕙文、沈媺、陆瑛、李@⑩、沈持玉、尤澹仙、朱宗淑、江珠张允滋号清溪命名)梅花诗社、惜阴社、湘吟社等或相约节(清明、七夕、端阳)饮酒赏花或闺聚首谈论琴棋书画或登山泛舟或游访古探幽每雅集均诗词唱相互切磋琢磨仅增进性诗艺且阔视野丰富于提高性文创作水平积极意义

  清前期、期诗社其诗社主要员基本性基础兼及亲眷闺伴诗友道光性诗社发展异结合跨区越省比北京著名诗顾太清曾与杭州沈善宝等结秋红吟社即带跨区性质诗社主要员各京做官者夫、据沈善宝《名媛诗》记载亥(1839)秋余与太清、屏山、云林、伯芳结‘秋红吟社’(注:《名媛诗》卷六)屏山即项屏山原名项xún@(11)改@(12)章字屏山号@(12)卿钱塘任兵部侍郎许乃普(号滇)继室云林即任兵部主事浙江德清许宗彦伯芳即钱伯芳平详待考诗社员满族诗楝鄂武庄(辅公祥竹轩夫)、楝鄂少(太清五媳秀塘母)、富察蕊仙太清妹西林霞仙及云林妹云姜(扬州阮元媳、阮福妻)石珊枝(吴县许乃普媳)、李纫兰(钱仪吉媳、钱万妻)等云姜、石珊枝诸均其父、其夫、其公爹京官居京诗社员自五湖四海点看秋红吟社则带全性诗社性质再江阴沈珂结婚随丈夫赴任至江西昌县便与诗结湘吟社(注:见江庆柏《明清苏南望族文化研究》南京师范版社1999版第160页)类诗社于性文创作交流、传播较前期诗及其亲眷基础组织诗社(桐城名媛诗社、吴县清溪诗社)前进步我想类跨区越省诗社清代期能更

  与诗社互补充性联吟唱虽组织名行结社实据《名媛诗》卷六记载金逸(字纤纤)与吴江汪玉珍(字宜秋)、沈缳、江珠等友经起联吟唱乡美称真灵集(注:金逸等虎丘集见施淑仪《清代闺阁诗征略》卷六)类似种社名集联吟各肯定至于家族诗歌联吟集更性经阳湖刘琬怀《问月楼草·自序》记载:昔家园红药数十丛台榭参差栏干曲折与诸昆仲及同堂姊妹聚集其间题吟咏(注:转引自施淑仪《清代闺阁诗证略》卷五)再山阴祁氏祁彪佳妻商夫二媳、四咸工诗每暇登临则令媳辈载笔床砚匣随角韵题传盛事;门墙院落葡萄树芍药花题咏几遍梅市者望若十二瑶台焉(注:见阮元编《两浙輶轩录》卷四十商景兰条清光绪十六(1890)浙江省局重刻本)商夫即诗商景兰二媳即张德蕙、朱德容四即祁德渊、德琼、德絸甥徐昭华(商景兰妹、诗商景徽)均清初诗亦诗集问世类记载性诗集诗俯拾即由难看明清两代性文社团众文集频繁情况

  清代性始冲破男授受亲藩篱通拜师诗、撰序题跋、联吟唱等形式与男性文接触并指导帮助

  清代性求知愿望越越高除接受传统母教、家教外塾起社已始承认求重要《言行纂》编者李晚芳说:志自经史传取益几见哲、圣母、贤妻、淑媛经史传者乎除般读书识字外清代性注意诗借抒怀写情陶冶情操古代诗论向提倡温柔敦厚诗教与教近故古代性文诗词

  清代性诗清代性文发展除自身努力外与文化环境特别与男性倡导、帮助关系点忽视

  应看性诗与男性文士交往曾遭遇社传统习惯势力攻击诋毁袁枚招收弟受著名史家章诚反章氏《丁巳札记·妇篇》说:

  近耻妄风流自命蛊惑士率优伶杂剧所演才佳惑江南名门家闺阁所诱;征诗刻稿标榜声名复男嫌殆忘其身雌矣等闺娃妇修岂真才取邪播弄浸风俗世道忧

  其实袁枚、陈文述等遭受攻击同性诗所承受精神压力更比诗骆绮兰(注:骆绮兰(1756-?)字佩香江苏句容早寡工诗善画其诗袁枚、俞陛云等诗评家称赞著《听秋轩诗集》四卷编《听秋馆闺同集》)与江南北名流宿觌面韵攻击诗与男性交往尤非礼历史进入前近代18世纪至19世纪知识性已同于世纪闺秀面传统旧势力攻击并畏缩慷慨陈词据理力争骆绮兰批驳道:

  随园、兰泉(王昶)、梦楼(王文治)三先苍颜白发品望隆与洛社诸公相伯仲海内能诗士翕泰山北斗奉百世犹闻其风私淑者兰深亲炙门墙承训诲幸谓宜与三先追随赠答谓妇宜瞻泰山仰北斗说者应亦哑自笑矣

  由见清代知识性与男性文士交往已相自觉勇气畏流言蜚语视与男性文交往文化交流向名求教种式种观念表现明清知识性已逐渐冲破男界沟藩篱性作家与男性文交往性走向社、争取独立格妇自身解放奠定基础

  古代性作家作品流传少特别专集性更寥若晨星固与印刷条件限制关另面受内言于阃旧观念影响明清随着性创作自觉意识增强种观念所改变些家境富裕性自愿资推性文传播诗张藻曾帮助安王筠刊印传奇《繁华梦》再洲金逸(字纤纤)死杨蕊渊、李纫兰、陈雪兰三其捐金刊刻《瘦银楼诗稿》(注:见王蕴章《脂余韵》)见明清性文传播重视诚陈文述所说:娥眉都千秋意肯使遗编付劫尘性作家数希望自创作能广泛传播流芳世种理念表明明清知识性自觉意识具重要文史意义

  明清知识性种崭新传播观念使甘于尘封自作品面通唱途径使自诗词首先文社流传另面使自创作社承认要求版自作品比海诗赵棻(1788-1856字仪姞)则公声明避名谤版自著作说:

  古代性书写诗词文赋始作种文体形态闺内或诗友流传、欣赏未能社所承认要使性创作广流播社所认同并影响社必须进入传播渠道通编辑—版—读者步入社明清性特别清代性文传播较自觉认识始重视文传播功能始编选、版性诗文总集、选集、别集并自著诗、诗评扩性文全社影响种新传播观念性文史具划代意义

  明清性除编选性诗文集外自著诗、词旨弘扬性文其代表性沈善宝《名媛诗》沈善宝(1807-1862)字湘佩浙江钱塘(今杭州)工诗善画著《鸿雪楼诗集》写书目于促进性文传播《名媛诗·自序》说:

  窃思闺秀与文士同闺秀传较文士易盖文士自幼即肄习经史旁及诗赋父兄教诲师友讨论;闺秀则既文士师承能专习诗文故非聪慧绝伦者万能诗于名门巨族遇父兄诗友知诗者传扬尚易;倘于蓬荜嫁于村俗则湮没闻者知凡几余深焉故辞摭拾搜辑编

  鉴于性写作较男性作家要难其传播更难才辞辛苦搜集性作品并予评论《名媛诗》十二卷收清初至道光期诗千余名部诗特别珍贵记录作者与同代诗交往性文史保留许珍贵性文片断沈善宝本身嘉道期位重要诗与许著名性文家顾太清、吴藻、梁德绳及其(许云林、云姜)、汪端、郭润玉、龚自璋(龚自珍妹)、张纫英姊妹均交往给部诗带极其丰富、珍贵内容传播弘扬性文具重要价值外熟苏慕亚著《妇诗》雪平著《红梅花馆诗》锡杨芸(字蕊渊)辑著《金箱荟说》(名《古今闺秀诗》)侯官陈芸著、陈荭注《黛轩论诗诗》王琼《兰轩名媛诗》金燕《香奁诗》张倩《名媛诗》及施淑仪《朝闺阁诗征略》等些诗征略或保存性诗词文本或介绍其身世文或评论具体作品于性文传播研究均忽视意义

  展开全部文学,诸如《西厢记》、《牡丹亭》、《红楼梦》中的女性形象,爱情诗、艳体词、言情小说,即凡写女性美和婚恋生活的就是女性文学。这样以来,半部中国文学史都是女性文学了,这个定义太宽泛了。所以我认为女性文学必须严格界定为女性自己书写的文本。下面我想就明清女性文学的总体特征谈点粗浅的意见,旨在引起学界对中国前现代女性文学的关注。 中国向称诗礼之邦,妇女以吟咏著称于世者,各代均有,但由于古代妇女接受教育的机会少,加之印刷上的困难和其他社会因素,流传下来的女性作家和著作很少。这种情况,明代之后发生了变化。据胡文楷《历代妇女著作考》(以下简称《妇考》)著录,中国前现代女作家凡4000余人,而明清两代就有3750余人,占中国古代女性作家的百分之九十以上。特别是清代女作家更多,约3500余家,“超轶前代,数逾三千”(注:胡文楷《历代妇女著作考·自序》(增订本),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年版,第5页。)。其中江浙两省,又占80%。据《妇考》所收,江苏省清代女作家有1425人,著作有1707种。但胡氏所收并不完全,南京大学图书馆史梅女士又辑到《妇考》未收者118人,著作144种。这样,清代女作家江苏一省就有1543人,著作1851种(注:史梅《清代江苏妇女文献的价值和意义》,《文学评论丛刊》第4卷第1期(2001年3月),第66页。)。现有材料表明,清代浙江省的女作家也不少于江苏省。这样算起来,在清代仅江浙两省就有女作家约3000人,著作约4000种。这是一组十分可观的数字。由此不难看出,明清女性文学是中国文学史上的一宗珍贵的遗产。另方面,明清女性文学还出现了许多新的文学现象,尤值得我们特别关注。要而言之,有如下五点:一 创作主体的家庭化 明清两代,由于经济的繁荣、文化的发展和社会的相对稳定,出现了许多文学世家,以一男性为首,提倡指导,而后形成了该家庭中一代或数代女性的文学群体。一家之中,祖孙、母女、婆媳、姊妹、姑嫂、妯娌,均系诗人、词人、文学家。这种现象在明清两代的江南(主要指江浙两省)尤为多见,往往是一门风雅,作家辈出。最著名的自然要属明末清初吴江叶氏午梦堂,一门珠联,相映生辉。www.055999a.com,叶绍袁妻沈宜修(1590-1635),字宛君,为著名曲家沈璟之犹女,工诗词,为吴江女性诗坛的中坚人物,著有诗集《鹂吹》。沈家本为吴江望族,她与同邑文士叶绍袁(1589-1648)结婚后,生有五女八男,均有文采。著名的诗论家叶燮(1627-1703)就是她的第六子。长女叶纨纨(1610-1632)、次女叶小纨(1613-1657)、三女叶小鸾(1616-1632)、五女叶小繁、三儿媳沈宪英,以上女性均工诗词,并著有诗集。后由叶绍袁编成《午梦堂集》,流芳后世。其中尤以小纨、小鸾姊妹,最有文名。小纨不但诗词清丽秀美,而且还是一位剧作家(详后)。小鸾,更是姊妹中的佼佼者。陈廷焯称其“词笔哀艳,不减朱素真,求诸明代作者,尤不易觏也”(注: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卷三,见《白雨斋词线页。)。他如桐城方氏(方孟式、方维仪、方维则姊妹、弟媳吴令仪及其姊吴令则等),杭州许氏(许宗彦妻梁德绳及其女许云林、云姜),吴江计氏(计嘉禾妻金兑、金兑母杨珊珊、金兑弟媳丁阮芝、沈清涵、宋静仪、金兑女计捷庆、趋庭、小鸾、侄女瑞英、同族女计七襄、计埰、计珠容),仪征阮氏(阮元妻孔璐华、妾刘文如、谢雪、唐庆云、女阮安、长媳刘蘩荣、次媳许云姜、女孙阮恩滦等),太仓毕氏(毕沅母张藻、妹毕汾、女毕慧、侧室周月尊、张绚霄),武进张氏(张琦女英、珊英、纶英、纨英和她的女儿王采苹),闽南郑氏(郑荔乡九女,除九女冰纨早亡、五女长庚无考外,其余七女:镜蓉、云荫、青苹、金銮、咏谢、玉筼、风调,均有诗集),贵州金筑许氏(许芝仙、其妹遇贞、淑贞、梦贞、侄女芳欣、芳晓、芳盈、芳素),再如阳湖恽氏、阳湖庄氏,均是一门风雅,出了很多女诗人、女词人、女文学家。这种家庭文化的繁荣,既有其经济因素和社会因素,但更多地还是根基于人文氛围,即诗礼之邦、书香门第的文化传统,以及重视教育特别是家庭教育对女性的熏陶。所有这一切,便形成了明(万历之后)清两代才女辈出、女性文学发达的繁盛局面。 二 明清女性多才多艺,其创作体裁丰富多彩 明清女性文学家由于接受过良好的家庭教育,加之女性自强意识的觉醒,她们刻苦学习,在操持家务之余,全身心地投入艺术与文学创作,除诗词外,她们还创作了各类体裁的文学作品,并取得了一定的成就。 明清之前的女性书写从文体形式上来看,比较单调,文学品种只限诗词文赋,没有其他文学形式,明清女性中出现了散曲作家、戏剧作家、弹词作家和小说家。 散曲是金元时代在北方新兴的一种文学形式,至元达到成熟阶段。元代女性写散曲的多是乐妓,闺秀写散曲者大约始于明代。著名的有明代文学家杨慎的妻子黄夫人、沈端惠、徐媛等人,至清代则有吴绡、顾贞立、孙云凤、吴逸香、方玉坤、朱恕等,最著名的当然是吴藻(1799-1862)。

  杂剧虽然盛行于元,元代女性并未写过戏剧,第一位写杂剧的女性应当是明代马守线),她写有《三生传》传奇(注:此剧已不全,现存者只是两出,即《玉簪赠别》和《学习歌舞》,见明人胡文焕编的《群音类选》,中华书局1980年影印本。),此剧是写王魁故事的。现存剧本最完整的,应当是明代叶小纨写的《鸳鸯梦》杂剧。叶小纨(1613-1657),字惠绸,她出生在一个文学气氛十分浓厚的书香之家,父亲叶绍袁工诗文词,母亲沈宜修,文学家,她是著名曲家沈璟的侄女,通音律,对小纨从事戏曲创作有一定的影响。小纨的姊妹,均工诗词,一门风雅,俱有文采(见前)。红颜薄命,小纨的姐姐纨纨、妹妹小鸾,均早逝,母亲也中年去世。小纨时时怀念亡母及姊妹之亲情,为此写了杂剧《鸳鸯梦》。这是中国文学史上保存下来的女性写的第一个完整的剧本,值得珍视。 小纨之后,女性写的戏剧还有一些,如明代梁玉儿的《合元记》、梁孟昭的《相思砚》,但这些戏曲今天已看不到了。明末清初的阮丽珍是一位对戏曲创作有贡献的女作家,传诵一时的《燕子笺》就是由她执笔撰写、又由其父阮大铖修改而成的。另外,她还写有《梦虎缘》、《鸾帕血》等剧,文本已失传。 清代女性中,写过戏剧的人很多,据有关史料记载,近20人(注:清代女剧作家除文中提到的外,尚有李怀(著有《双鱼谱》)、李静芳(《丹晶串》)、曹鉴冰(《瑶台宴》)、孔继瑛(《鸳鸯佩》)、宋凌云(《瑶池宴》)、许燕珍(《保贞蓑》、《红绡咏》)、姜玉洁(《鉴中天》)、姚氏(朱凤森妻,《才人福》),惜以上剧作已佚。),但多数剧作均已失传。而真正留下作品的,大约要算苏州张蘩的《双叩阍》、西安王筠的《繁华梦》和《全福记》、安徽歙县何佩珠的《梨花梦》、新安吴兰征的《绛蘅秋》、杭州吴藻的《乔影》、东海刘清韵的《小蓬莱传奇》十种了。 除戏剧外,明清女性文学家还写有弹词。弹词这种文体,从创作主体到接受主体多系女性,今天流传下来的名作如《天雨花》(陶贞怀撰)、《再生缘》(陈端生撰、梁德绳续)、《玉钏缘》(无名氏母女二人撰)、《笔生花》(邱心如撰)、《玉连环》(朱素仙撰)、《凤双飞》(程蕙英撰)、《梦影缘》(郑贞华撰)、《精忠传弹词》(周颖芳撰),其作者均系女性。

  清代女性也开始尝试写小说。小说在古代是“不本经传”、“背于儒术”、不登大雅之堂的“街谈巷议”,鲁迅先生就说过:“在中国,小说是向来不算文学的”(注:《〈草鞋脚〉小引》,《鲁迅全集》第6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第20页。),是被封建统治阶级“向来看作邪宗的”(注:《徐懋庸作〈打杂集〉序》,《鲁迅全集》第6卷,第291页。)。因小说取材于民间,被上层文人视为“妖妄荧听”、“猥鄙荒诞”,有的更进而诋毁为“诲淫诲盗”。总之在古代,与传统的诗词文赋相比,小说被视为低级文类。开明的古代文士大多能认同女性写诗词,因温柔敦厚的诗教与女教为近,但不赞成女性写小说。比如《再生缘》前十七卷的作者陈端生,其祖父陈句山是清代有点名气的文学家,他赞同女子写诗,但反对女性写弹词和小说。在这种文化大环境下,女性很少有人敢写小说。严格地说,1840年(道光二十年)前中国女性无人写过小说。相传清代女诗人、女学者汪端(1793-1839)曾写过小说《元明佚史》,但我至今仍怀疑此书是否写完或出版过,搜罗完备的《历代妇女著作考》也未提及此书,这也可为我的怀疑提供一个佐证。 清代第一个写小说的女性是满洲词人西林春(即顾太清),她晚年曾撰有《红楼梦影》,署名云槎外史。小说24回,写于咸同年间,光绪三年(1877)出版。如所前述,古代文士是不赞同女性写小说的,因此中国女性写的第一部小说的出版,无异于“攻入男性堡垒的一次冒险”(注:科拉·卡普兰《〈奥罗拉·利〉与其他诗》,见玛丽·伊格尔顿编《女权主义文学理论》,湖南文艺出版社1989年版,第202页。),以致在著作权问题上产生了怀疑。但,顾太清写《红楼梦影》这确是历史事实(注:《红楼梦影》为顾太清著,曾有人怀疑,但这确是事实。顾太清《天游阁诗集》卷七有《哭湘佩三妹》五绝句,其二自注云:“余偶续《红楼梦》数回,名曰《红楼梦影》,湘佩为之序。不待脱稿即索看,尝责余性懒,戏谓曰:姊年近七十,如不速成此书,恐不能成其功矣。”按《红楼梦影》刊于光绪三年丁丑(1877),自注中提到的“序”即为后来该书出版时书前的序,序文末云:“咸丰十一年岁在辛酉七月之望西湖饮人撰”。咸丰十一年为1861年,西湖散人是杭州女诗人沈善宝的别署。沈善宝卒于1862年夏历六月十一日,该序写于一年前,此时《红楼梦影》尚未写完,大约也是怕生死难料,故先为此书写了序,这点顾诗自注已说明。由顾诗、沈序可证《红楼梦影》确系顾太清著。)。稍后有陈义臣的《谪仙楼》、杭州王妙如(约1877-1903)的《女狱花》,绩溪邵振华的《侠义佳人》。这些小说均系章回体。中国文学史上第一个女性小说家群的出现是在20世纪第一个二十年,这已是清末民初的事了(于此有另文论述)。